/

王爷在体内一边走路一边顶_床战三美妇_

本文是关于王爷在体内一边走路一边顶的最新文章以及相逸臣伊恩塞葡萄精彩内容充分展示王爷,美妇,在体内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虽然不知道柳若梅问这话有何作用,但周锐还是顺着自己的本心,信誓旦旦的道了这么一句。
对不起。”
随着周锐那话一落,本来还视他为敌的柳若梅,突然之间竟然改变了态度。
这......”
一脸疑惑的盯着柳若梅,周锐猜是猜到了一些,但却也不是那么的清楚。
对不起。
再次的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柳若梅吸了吸鼻子道。

文学


周锐,我替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
这......”
事情实在是太出乎周锐的意味,连他反应这么快的人都忍不住的发起愣来。
而就在此时,便听到柳若梅继续道。
周锐,我希望你不要恨阿红,毕竟我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自己心里面不甘。”
随着这话一落,柳若梅便把自己与寒红之间的事道了出来。
原来,在周锐来这里之前,寒红便已经来了一次。
她不但对百里梅要周锐来帮忙的计划,甚至还清楚周锐的第一个对象便是自己的好姐妹。
要说周锐和寒红嘛,他们二人多少是打过面的,互相对有所了解。
也就是因为信周锐,寒红才会把周锐给叫过来。
但她错就错在,她在替柳若梅讲起周锐的时候说了太多实话,以至于柳若梅误会了周锐......
周锐,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寒红说的竟然是字面话,看来还是我多心了。”
一脸尴尬的解释了一切,柳若梅再次郑重的行了个礼,满脸的无奈。
也是,都怪自己脾气太暴了。”
道歉的话说完,柳若梅还不忘吐槽自己一番。
你们还真不亏是好姐妹啊。”

面对着柳若梅这一脸道歉的神色,周锐非但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妥,甚至还有些不满。
哼,难不成你道歉我就得接受。”
高傲的道了这么一句,周锐便转过了头去,一脸不搭理人。
呃。”
不知道周锐竟然会是这种反应,柳若梅有些无措了。
她本来还以为以她这种姿色,随便说上两句周锐便会就此罢休。
怎么着?难不成你觉得我还非得接受不可?”
等了半天,却还等不来柳若梅的一句好话,周锐心情越发的不好了起来。
不是不是。”
快速的挥了挥手,柳若梅有些抗不住周锐那一双责问的眼睛。
那个,我就是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原谅我而已。
不知道就说啊。”
柳若梅如此慌张的动作给了周锐很大的动力,他终于放宽了心来。
原来这个柳若梅也会内疚啊,那自己便不用那么客气了。
心中想到了这里,周锐便打起了主意来。
那个那个,你伤到我的心了。”
莫名其妙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周锐牛头不搭马尾的道了这么一句。
这......”
有些跟不上周锐的节奏,柳若梅有些目瞪口呆。
不料,她这幅模样又再次的惹得周锐不开心。
不是,你愣在那干嘛?”
我......”
有些摸不清楚周锐想干嘛,柳若梅不敢乱动,更不敢乱说话。,深怕惹得周锐不快。
但她却忘了,一个人若诚心想找你麻烦。
就算你做得再好,他却还是能找到理由。
没错,周锐就是这样的人,他就是要找柳若梅的麻烦。
你倒是过来啊,想看就看个够。”
再次的道了这么一句,见柳若梅没有任何反应,周锐便迅速的走了过去。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脸心怀鬼胎的周锐来到了自己的跟前,连一丝退路都不给自己。
你干嘛?你干什么?”
察觉到了周锐眼神中的不对劲,柳若梅一把环住了自己,便有些紧张的道了这么一句。
我干嘛?”
嘴角的笑意淡了淡,周锐一把伸手捏住了柳若梅的下巴,意味不明道。
亏你还有脸问我干嘛?难不成做错事的人还不用承担责任了?”
如此指桑骂槐的话,柳若梅又怎会不懂周锐的意思。
没错,我是做错事了,你想怎样都随便,但麻烦你别靠我这么近行不行?”
伸手推了推周锐,柳若梅满脸通红道。
呵。”
犹如听到笑话一般,周锐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乐意道。
不,我就喜欢这样,你能拿我怎样?”
这......”
到了此时此刻,柳若梅连死的心都有了。
天啊,自己前世究竟是干了什么错事,怎么今天会遇上周锐这种脸皮如此厚的人。
枪都打不通吧。
在心中暗暗的想着,柳若梅有意无意的往后退了几步。
如此轻微的动作,如此小心翼翼的姿态。
柳若梅本来还以为周锐不会察觉到自己这动作。
不料,事实上她却还是猜错了。
干什么啊你?做完错事就想逃?”
快速的抓住了柳若梅的手,周锐一把便把人扯进了自己的怀中,不满的抗议着。
不、不、不。”
用力的挣扎了几下,见没有效果后,柳若梅这才想起了要讲道理来。
那个,周锐,我错怪你确实是我的错,但你能不能别这样?”
没错,周锐是男人,自己斗不过他。
所以,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好好讲话吧。
然而,柳若梅是清楚了自己的位置,但却不清楚人家周锐压根就不吃他这一套。
柳若梅小姐,你刚错怪我的时候,我也不乐意,但你停了吗?”
我.....”
非常清楚周锐这话的意思,但柳若梅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反驳的理由。
哼。”
见柳若梅这幅哑口无言的样子,周锐觉得特爽。
他就喜欢美女在自己手上慢慢的失了反抗心理,然后任由自己为所欲为。
心中想到了这里,周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可怜的柳若梅,到此时关注点却还在自己错怪周锐这事上,压根就没注意到周锐的表情。
伴随着周锐那一声冷哼,柳若梅彻底怂了。
不是,周锐,这事确确实实......”
我不管确确实实怎样,但你就是伤害到我了是不是?”
呃。”
话说到了一半便被人打断,还是如此无法辩驳的话,柳若梅这下子才真的是感受到了什么叫作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道理了。
没说话,那就证明你也承认了。”
非常清楚柳若梅是被自己噎得道不出话来,但周锐就是喜欢委曲他人意思。
说真的,长这么大,柳若梅还真的没有遇到过像周锐这样厚脸皮的。
从这就能看得出她败下阵来的结局。
她注定是猴子,再怎么翻也翻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
那个,周锐,我知道我错了,你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脸上带着委屈,柳若梅眼眶里面闪烁着泪水,冲着周锐便可怜兮兮的道了这么一句。
不料,却就在此时,周锐竟然一把捂上了她胸前的两个大波浪。
不是,你.....”
一下子便感觉到了不对劲,柳若梅低头一看,瞬间便清楚自己这是被人给调戏了。
但自己刚才已经错怪人家了,如今也不能......
有了之前那下,柳若梅这次竟然没有反抗。
只不过,在周锐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她却还是开口了。
周锐,没错,我是误会了你没错,但请你还是手下留情。”
正所谓得理绕一线,日后好相见。”
呵呵。”
如此理直气壮的柳若梅,周锐是真的觉得好笑。
脸色一沉,周锐把手收了回去,一脸冷凝道。
你弄我,误会我就行,凭什么我就得容忍你?”
我.....”
万万没有料到周锐突然之间竟然会来这么一句,柳若梅有些道不出话来。
好吧,她是真的找不出理由来。

眼看着柳若梅这家伙终于安分了下来,周锐继续道。
别抗拒,你不是性冷淡吗?今天就让我好好弄一下,当做给我赔礼道歉好了。”
什么?”
似乎是没有料到周锐竟然会有如此一说,柳若梅不开心了。
喂,我误会你对你人身可没什么攻击,但你.....”
这下子,不用柳若梅把话说完,周锐便语气激动的打断了起来。
什么叫作对我没什么人身攻击?你可知我心有多难过。”
手捂着心口,周锐故作心痛模样,为的就是无限制的垮大柳若梅的内疚心。
果然,认人不清的柳若梅还真的栽进了周锐早就做好的圈套里面。
不是的,我那不是故意的。”
使劲的挥了挥手,柳若梅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天啊,谁知道她此时的心情。
明明都被冤枉得半死了,但偏偏就是拿周锐没办法。
这家伙三番五次的说到了坎子上去,深深的让自己的话憋在了心里。
对此,周锐还觉得不满,继续为难了起来。
没有什么?不是故意又为何物?这能减少你在我心上所造成的伤害吗?”
如此的咄咄逼人,周锐压根就不打算给柳若梅留一线生机。
废话,像柳若梅这种女人,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便得死死的掐着。
不然,回头没了,这人也就丢了。
与周锐对这种的这种了解相反,柳若梅的心中可没有如此多的歪歪心思。
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你,求求你放过我了,好不好?”
比不过周锐那么会说话,柳若梅也只能扮起了可怜状。
哎呀,美人哭了可就不好看了。”
万万没想到周锐这人竟然如此的厉害,简直就是无孔不入。
这不,一看柳若梅扮起可怜状,还掉眼泪,周锐的嘴巴里面便凑了上来。
如此心疼贴心的动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如此的好呢。
也就只有作为当事人的柳若梅心中清楚,这家伙压根就是在占自己便宜。
别嘛,周锐,我真的错了。”
眼看着扮弱也不行,柳若梅只好再次的求饶了起来,声声是那么的懊悔。
如此哭爹喊娘,躲人心身的声音,周锐还真有些受不了。
行了行了。”
用手搓了搓柳若梅的肩膀,周锐无奈的道了这么一句。
此时的他也已经不想在威逼别人了,毕竟强来可不是周锐一向的作风。
再说,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自己试试就算了,没必要做得那么罪。
心中想明白了这一点,而周锐刚才也只是为了试探柳若梅,如今收手也不慢。
快速的把手收了回来,周锐盯着柳若梅,有些苦口婆心道。
柳若梅,难不成你真的就打算单身一辈子,好好打单棍吗?”
哈?”
周锐的脑弧度有些大,柳若梅还真是有些跟不上。
脸上的表情一愣,待反应过来后,柳若梅便有些沉闷了起来。
待过了许久,就在周锐快放弃的时候,柳若梅开口了。
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却不是周锐想听的。
那个,周锐,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我真的是、真的是......”
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柳若梅支支吾吾了半天也道不出一句话来,便干脆的低下了头。
哎呀,做人也不能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啊。”
虽然不清楚柳若梅那说一半的话究竟想表达的意思,但周锐还是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
一方面呢,他确实是好心,但另一方面,周锐也是舍不得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周锐,你说的我都明白,但我就是......”
再说了,阿红之前也是这样,还不是有阿东陪着。”
可想而知,有这个病也不一定得大一辈子光棍啊。”
呵呵。”
如此天真的话,周锐还真的有些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了。
毕竟柳若梅要是寒红朋友的话,那也该二十多岁了,又怎会有如此幼稚的想法。
在心中狠狠的吐槽了几下,周锐还是觉得自己该提醒柳若梅一声。
柳若梅,你真的就觉得你了解寒红?了解寒红和他老公的关系吗?”
这.....”
不知道怎么的,柳若梅隐隐觉得周锐接下来的话会是不好的,她不想听。
你能不能别说了,我不想听。”
快速的拿手捂住了耳朵,柳若梅话题一转,竟然开始拒绝了。
只不过,她越抗议,周锐便越得说清楚。
不然,也就对不起自己来这一趟的目的了。
抱歉了,柳若梅。”
快速的冲着柳若梅作了个手势,周锐道了句谦。
随后,也不给柳若梅开口的机会,周锐便直言道。
柳若梅啊,你知道我跟阿东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顺着这话一落,周锐也不管柳若梅的反应,便干脆的把自己与寒红夫妻相识的过程给道了出来。
待说到了最后,见柳若梅已经渐渐的听进去了一些,周锐这才出口道。
当今社会对女人很苛刻,不能下蛋更是最大的挑战。”
我.....”
虽然有些不信周锐,但柳若梅却还是不得不考虑了起来。
毕竟左说又说,周锐还真有一句话说对了。
当今社会,无后为大。
自己在之前的几次相亲中不就吃够了这个苦头了吗,怎么还......
周锐,我......”
脸红了一下,柳若梅分明是心动了。
怎么了?想清楚了没?”
非常清楚柳若梅那不甘的眼神,但周锐就是不漏声色。
没办法,对付柳若梅这种女人,也只有让她自己开口求了,接下来才会好好配合。
不然,等下你欲望被挑起时,她一个害怕,估摸就得完。
那个,不好意思,我有点害怕,不想做了
可是......
刚才是你自己要弄我的,我没答应你,不是吗?
在心中脑补了一下画面,周锐便忍不住的抽搐了起来。
聪明如他,欲望又是那么的强,又怎敢给柳若梅这个机会,让她还能重新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