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宝贝真湿自己动_换妻真实案例_

本文是关于啊宝贝真湿自己动的最新文章以及在阳台插的好深精彩内容充分展示换妻,案例,真实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时缱点开后,听见那边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要计总数啊小姑娘,你只说+1,到时候怎么记得具体欠了多少顿呢?”
这人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时缱也跟着笑起来,很认真地敲下回复:就是很多很多顿,可以无限刷新的。
那边回过来一个‘OK’的表情。
时缱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了一圈,然后,坐起身抱了个枕头,随手点开了朋友圈。
第一条便是时灵的新动态。

文学

【带着宝贝去旅游。】
配图是时灵母子二人的合照,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时缱和时灵并没有什么共同微信好友。
只能看见时灵自己给自己的留言,应该是一条群体回复。
她说:谢谢大家的关心,小宝的身体最近好多了,精神也好。
时缱脸上的笑容登时便减去了七分。
她抿抿唇,犹豫着是给时灵打一个电话说自己转学的事情,还是发一条微信。
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发一条微信说。
她不知道时灵带着儿子去哪旅游了,如果是有时差的地方,说不定会惹得她不快。
【我考进云城大学附属中学了,初三会去那里念书。】
时缱垂眸盯着这条消息半晌,深吸了一口气,在开头加上了‘妈妈’两个字。
接着,补全了一些消息:不需要去学校办转学手续,附中会有老师去办理。新学校的学费也免除了。
写完,时缱又通读了一遍,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地方会惹得她不快了,然后才点击了发送。
十分钟过去了,没有回音。
又等了半个小时,依然没有动静。
时缱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中午只吃了蛋糕、喝了一杯奶茶。
她决定先下楼去找点吃的。
不是用餐的时间段,便利店里的人不算多。
时缱点了几串关东煮,又拿了一个三明治,坐在角落的位置慢慢吃。
刚咬了一口萝卜,手机震动了一下。
时缱拿出手机,发现是时灵回复了自己。
【哦。】
时缱眨了眨眼,吞下嘴巴里含着的萝卜,然后犹豫着该怎么回复。
还没等她想好,时灵又发过来一条语音。
时缱点开,听见传来女人冷漠的声音:暑假你住公寓,别回别墅了。
时缱擦了擦手,再次播放了一遍这条三秒长的语音。
她也好想回一个‘哦’字。
但应该不行。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她回复:好的。
很快,手机收到了一条银行卡资金变动的提示短信。
时缱看着这个金额,默默算了下,这大概是她半年的生活费金额。
她猜测着时灵的意思。
大概是,钱已经给了,这半年少联系。
这样也很好。
*
云大附中的学习生活果然如同林尘垚描述的那般,原本让时缱感到无所适从的同学交往已经变成了繁重课业里的小零食。
时缱很喜欢这种没有时间深交的状态。
她现在有了一个固定饭友,是一个叫南露的女孩子,开朗又豪爽。
每到饭点两人就相约去食堂。
南露很喜欢跟时缱分享自己听到的各种小八卦,每次去食堂,一路上都叽叽喳喳的:哪两个同学之间氛围很微妙;哪个老师最近手很严,作业查得紧;哪位同学去参加了竞赛,如果获奖了,说不定会降低录取分数线……
时缱每次都听得认真。这种同学间正常的交流,她错过了很多年,所以倍感珍惜。
小时候被嫌弃穿的裙子不好看;跟随母亲转入好一点的小学了之后同学们又很排斥转学生;好不容易升入初中,大家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但班上总有一个女生阴阳怪气地说自己是富二代,大家高攀不起……
在时缱已经习惯独来独往的时候,南露风风火火地闯进了自己的世界。
时缱第一次来报道的时候,班级里已经零零散散坐了几个同学了。
时缱环视教室一周,然后挑了一个周围都比较空的座位坐下。
她刚刚放好书包,拿出一只笔和本子,前座便坐下了一个穿着百褶裙的女孩子。
女孩刚一坐稳,就迫不及待地扭头同她打招呼:同学,你真好看,我叫南露,我们交个朋友吧?”
抱着书包的陌生女孩笑得一脸自来熟,竟然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时缱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声音紧张得不行:我叫时缱,你好。”
南露飞快地抓住了自己的手,紧紧握住摇了摇,语气里有些撒娇的意味:我一个人吃不了饭的,以后我们要一起去食堂吃饭哦。”
时缱有些受宠若惊,她眨了眨眼,迟钝地点点头。
南露更开心了,又凑近了一些,小声说:你真的好好看呀,呆呆的样子也好可爱。”
时缱哭笑不得。
*
初三第一次月考结束,紧接着就是的第一个月假。
时缱和南露一起收拾好作业走出教室,时缱一脸的恋恋不舍。
南露盯着她看了半晌,问:缱缱你不开心啊?”
时缱:是有一点。”
放假还不开心啊?”南露惊讶,接着又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因为舍不得可爱的我,对不对~”
时缱看着她笑,接着点点头,正想些什么。
南露一把抓过她的手臂,压低声音,语速飞快:快看快看!校门口有一个帅哥!”
时缱依言望去,在一群白茫茫的校服里,一眼就望见了林尘垚。
他也看见了时缱,正冲着她招手示意。
眼力见满分的南露看看帅哥又看看时缱,很快反应过来两人人是认识的关系。
她撞了撞时缱的肩膀,问道:你哥哥啊?”
时缱支吾着点头,含糊道:表哥……”
快快快,让我近距离瞻仰一下帅哥。”说完,便不由分说地拉着时缱往林尘垚的方向跑去。
两人站定在林尘垚面前时,时缱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想到自己刚刚随口胡扯的表哥,她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南露先开了口:时缱表哥你好呀,我是时缱的同学,我叫南露。”
林尘垚微微歪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时缱绝望地闭了闭眼。
真的太尴尬了。
比两人高出一个近景的男人开了口,声音温和:南露同学你好,我是时缱的表哥,远房表哥。”
南露说是瞻仰帅哥就是瞻仰帅哥,打了个招呼、近距离看清了帅哥的面容之后,就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留下了时缱一人在原地头皮发麻。
林尘垚目送南露离开,然后低头,向着眼前苦着一张脸的女孩微微俯身,笑道:走吧?表妹。”
时缱委屈巴巴地看了林尘垚一眼,解释:我怕直接说哥哥,南露会问我是不是亲哥……她的思想太跳脱了,如果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一定会被拉住问很久……”
林尘垚忍住笑,语气认真:没关系,说不定往上翻个几代人,真是亲戚关系呢?”
时缱:……”
林尘垚接过时缱的书包,看着是已经掀过这一章的样子。
时缱问:去哪里呀?”
林尘垚:表哥的车敢不敢坐?”
喂!”时缱恼羞成怒,瞪着面前笑个没完的人。
林尘垚摆摆手,示意不闹了,轻咳两声,说:不着急回家的话,我们就去商场逛逛?如果着急回去,我送你回家。”
时缱:我倒是不着急回去,去商场逛什么呢?”
林尘垚沉吟片刻,提议:去商场的电玩城怎么样?”
时缱没有异议。
林尘垚便驱车带时缱去了她住的公寓附近的一个商场。
电玩城在三楼,两人乘手扶电梯,绕了一圈上去。
三楼电梯口的第一家店是家书店,玻璃橱窗里放了很多展示的杂志和书籍。
时缱扫了一眼,然后忽然顿住了步子。
她好像看到了在云大碰到的那个好看的姐姐,她又凑上前去仔细看。
林尘垚注意到时缱的停顿,问道:怎么了?”
时缱指了指玻璃橱窗里的一本杂志。
林尘垚顺着她的指尖,扫了眼杂志的名字。
满月。
看样子,好像是小说杂志?
喜欢看小说?”林尘垚随口问道。
时缱下意识回答:啊……不是……我上次去……”
接着猛地住了口。
嗯?”
时缱脑子转得飞快,很快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上次去……食堂……看见有人一边吃饭一边看这个杂志,估计是挺好看的……”
林尘垚失笑,说:现在的初三学生时间被挤压的这么厉害?在食堂吃饭还要抓紧时间看小说?”
时缱含糊地应了声,然后推着林尘垚走了。
不买吗?”
时缱硬着头皮说:我觉得,还是好好学习比较重要。”
偶尔看看小说放松一下也没关系啊,我初三的时候还每天晚上偷偷打游戏呢。”
时缱语塞,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觉得如果自己不去买这本杂志,他说不定会偷偷给自己买回来。
于是转身进了书店,找到‘满月’堆放的书架。书架旁有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生也立在这里。
星眸剑眉,鼻梁高挺,周身的气质看起来有些清冷。
他低垂着眼,睫毛像鸦羽一般垂着。
时缱只略略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她的审美其实还是比较偏向林尘垚这种阳光型的。
她伸手拿杂志,忽然听见身边的人发出一声冷哼。
时缱忍不住又扭头看了他一眼,只见这个气质清冷的黑衣帅哥一脸冷漠地抽出一本杂志,两指捏着,拎着去了收银台结账。
这杂志,拍的挺好看的啊。
时缱疑惑地皱眉,宁愿笑得多甜啊,还捧着盘草莓,旁边立着一个清秀的男生深情地看着她。
氛围感很足,很符合这一期的主题——暗恋。
耳边传来‘笃笃’的敲击声,时缱扭头。
看见林尘垚正抱臂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他没什么表情,说:看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