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攻把受压在地上干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

阅读提示:好看有趣精彩的全新小文章都在这里,对于好文章您再也不用东找西找!

这里收集整理最经典的正能量文章供您在线阅读,热爱文学的朋友赶紧来看看吧!

★精彩内容:

 文学

    “沈白舟是哪位小朋友?”护士推开门站在走廊上看着手里的表格朗声问道。

 

    “这里。”秋雅抬手示意了下,目光担忧盯自己怀里脸颊通红表情蔫蔫的沈白舟,他眼皮耷拉,似乎连睁开都很费力。

 

    护士给沈白舟量完体温后又匆匆往一旁走去,再过几分钟手里推着装药水瓶的小车走上前来,沈白舟一眼就望到摆放显眼的吊针,赶紧将脸蒙在秋雅怀里整个人后缩了起来。

 

    “宝宝乖啊··”她话还未说完,沈白舟往她怀里蹭了几下,慢吞吞地把自己白嫩的右手朝护士伸出去,听话到让人心疼。

 

    护士扎针的时候沈白舟缩在妈妈怀里一声不吭,护士只看得见小孩的后脑勺,但还是真心实意冲秋雅夸奖了句:“您家小孩真懂事,不哭不闹的。”

 

    秋雅应了声没想多说,等护士走后沈白舟瓮起脑袋声音闷闷朝秋雅说道:“妈妈,这输完这个嘴里会苦苦的。”

 

    秋雅苦笑不得,本来还很自责的情绪现在也稍微被冲淡了些,她连忙从一旁的包里拿出彩虹色的糖果来。

 

    沈白舟也不吃,用另一只没有输液的手将糖攥得牢牢的。

 

    几分钟后手机铃声从包里响起来,秋雅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褚学文打过来的电话。

 

    她小声接起。

 

    “秋雅,什么事?”电话中的褚学文刚把褚乐送到他大姐家,现在正和他几个哥哥玩得正欢,恰巧他手机放车上了,还是开车门的时候才看到手机显示的未接来电。

 

    “舟舟发烧了。”秋雅侧头看了眼用手指拨弄棒棒糖的沈白舟。

 

    “又感冒了?”褚学文声音不自觉稍微提高了点,他浓密的眉毛抵在一起,语态关切询问几句。

 

    秋雅怕吵到小孩,囫囵讲过几句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褚学文刚收起手机,大姐双手环胸靠在一旁墙壁上,她稍扬起下巴,窄窄的凤眼往下睥睨,生生增加几分凉薄感。

 

    “那个拖油瓶又病了?”她冷哼一声。

 

    “大姐。”褚学文略微警告一番。

 

    褚学丽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目光看着不远处的褚乐和自己儿子打闹的场景,继续说道:“乐乐妈走了也有一两年了,你重新找个人过下去我们都挺高兴,可你找个带拖油瓶的,以后都说不定要跟乐乐争家产了。”

 

    “姐。”褚学文掩盖住眼里的情绪,厉声打断她,“以后这些话可千万别在秋雅面前提起。”

 

    沈白舟在病床里躺着看动画片,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秋雅将他胸前的被子掖了掖,温声道:“是不是有点冷?”

 

    沈白舟摇晃了几下脑袋,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动画人物,等到插播一条广告时,视线才从电视上挪开转而移到药水瓶上面去。

 

    还有好多,沈白舟苦恼地想。

 

    输完液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秋雅带沈白舟回去时路上已经渐渐飘起了小雨,吹在脸上凉凉的,秋雅把沈白舟裹得紧紧的在路口边拦了辆车回家。

 

    所幸回家后沈白舟也慢慢退了烧,秋雅心里不免松了口气,还没庆幸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是工作单位那边的急事。

 

    秋雅低着声说今天孩子生病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火急火燎,只顾着一个劲地催促。

 

    秋雅看着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看电视的儿子,心里难免生出些许焦躁,外面还下着雨,让沈白舟跟她一起外出几乎不大可能,

 

    她将沙发上刚脱下的大衣拾起走到沈白舟跟前,柔声道:“宝宝乖乖在家看电视,妈妈出门一趟马上回来。”

 

    沈白舟手指动了动,脸上还有因为发烧而残留的热度,他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声音软糯,听起来乖巧温驯。

 

    秋雅低头亲了一口沈白舟的额头,急忙忙往门外走去。

 

    “妈妈。”沈白舟站起身来,手指指向一个角落,“不要忘记带伞哦!”

 

    秋雅走后,空旷的房间里只剩下沈白舟一个人,叔叔和弟弟也去了他们的亲戚家,电视机里还放着他不喜欢的广告。

 

    沈白舟慢吞吞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穿好鞋子准备去自己房间把漫画书拿出来看。

 

    路经走廊时看到墙壁上排列整齐挂着几幅照片,框架干净整洁,一看就知道是有人经常打扫的。

 

    其中有一张就是褚乐和他几个哥哥的照片。

 

    沈白舟微微睁大了眼睛,眼底的羡慕一览无余,他见过褚乐的哥哥,个子比他高一个脑袋,总是拿着小零食小玩具哄着褚乐,沈白舟很羡慕。

 

    外面的雨还没停,似乎有隐约变大的趋势。

 

    透明的雨滴敲打在车窗玻璃上缓慢顺势蜿蜒而下,司机面前的雨刮器左右不停摆动,黑色的小车透过雨幕匀速朝着前方行驶。

 

    车内放着优雅的小提琴曲,G弦上的咏叹调,使本就安静的气氛一片从容闲雅,与窗外行人在路上狂奔躲雨的场景恍若两个世界,格格不入。

 

    陆琛闭着眼休息,右腿随意地搭在左腿上,姿态优雅。

 

    “房子跟之前在渝江那边的款式差不多,房间也是按照那边布置的。”管家坐在副驾驶上回头朝着陆琛的方向说着话。

 

    陆琛倏地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嗯。”他手指在沙发上敲了敲,目光越过身旁的少年看着窗外飞速的倒影,“你知道我带你来这边是意味什么吧?”

 

    身侧的少年身上穿着还未换下的校服,胸前的校徽上绣着班级和名字,陆时淮三个黑字边上镀着一层金色,别致大气。

 

    纯黑宛若黑曜石的眸子灰漆一片,他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就连回答也是淡淡的一声“嗯”。

 

    陆琛收回透过车窗观察少年的视线,换了个姿势坐着,两人之间依旧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边的事情处理起来很麻烦。”

 

    “你需要成为一把合格的刀。”男人的话戛然而止,意思点明一半就够了,陆琛又重新阖上眼睛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

 

    陆时淮黑色的眸子沉了沉,目光淡漠直视前方,“是,父亲。”

 

    车子拐了个弯行驶了数分钟后停下。

 

    雨势基本上已经小了不少,星星点点飘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